余。

莫扎特的作品大多纯净、新鲜、明亮、节奏稳定,符合人体内部特有的生理规律,这种特征能够激发欢快、愉悦等正性情绪,这种正性情绪反过来又能促进认知加工水平的提高。 需要注意的是,“莫扎特效应 ” 的音乐不是单指莫扎特本人的音乐,而是泛指的音乐,这些音乐大多与莫扎特的音乐具有相同或相似的曲式结构。

图灵测试(The Turing test)由艾伦·麦席森·图灵发明,指测试者与被测试者(一个人和一台机器)隔开的情况下,通过一些装置(如键盘)向被测试者随意提问。 进行多次测试后,如果有超过30%的测试者不能确定出被测试者是人还是机器,那么这台机器就通过了测试,并被认为具有人类智能。图灵测试一词来源于计算机科学和密码学的先驱阿兰·麦席森·图灵写于1950年的一篇论文《计算机器与智能》,其中30% 是图灵对2000年时的机器思考能力的一个预测,目前我们已远远落后于这个预测。

在数论中,对正整数n,欧拉函数是小于或等于n的正整数中与n互质的数的数目。此函数以其首名研究者欧拉命名,它又称为φ函数(由高斯所命名)或是欧拉总计函数(totient function ,由西尔维斯特所命名)。 例如,因为1,3,5,7均和8互质。 欧拉函数实际上是模n的同余类所构成的乘法群(即环的所有单位元组成的乘法群)的阶。这个性质与拉格朗日定理一起构成了欧拉定理的证明。

 嗯,看不见就是全锁啦

《贩卖》


这不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个女孩。我见过她很多次了。在地铁上,拖着行李箱,或站或坐,或靠在门边,冷着一张脸。她从不看站牌,似乎也不听报站,不像要去终点站的乘客那样打个小盹,仿佛这班地铁要永远搭乘下去。


最开始我注意到她是因为​,她不玩手机。在现在这个低头族主宰的时代,不看手机实在稀奇。她只是冷着好看的脸捉着行李箱的把杆,偶尔捋一下染过发梢的头发。天天如此。


那个行李箱一定很重要,我想。但是又没有那么重要的样子,她仅仅为了玩​头发都能松开双手,让人一度怀疑假如箱子滑走不会撞到其他乘客,她甚至不会去追。


​我终于决定跟上她看看。这是一天下午,我想我有足够的时间去看看……...

*修仙沙雕段子

只见黄少天衣袍轻抖,手腕翻转,剑尖翻飞轻轻盈盈便挑出朵花来,四周树叶扑簌簌被斩落满地;他双腿发力急急踏步上前,执剑直取对方面门而去,堪堪将那柄良钺停在人眼前:“在下黄少天,是为剑修;敢问阁下?”

那人却不立即应答,嘴角提起一弧度,这幅恰到好处的神情多一分便显轻蔑、少一分但余友好,唯他脸上仅能看到尊重与应战。他暂未言语,单单俯身拾一把残叶,后退二步同时催动灵力,尔后瞬发掷出;诸多叶片于半空中一番闪转腾挪,竟恰恰勾住黄少天袖边裤脚,疾速旋转上力,但连布料都未钻破,却再不能教这剑修上前半步。

待得一呼吸间风平浪静,那人终启齿道:

 

 

 ...

一个旧号。
现已沦为新号发车上路套娃中转站。

© 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