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钦Searching

苏钦。
叫杜若色也行,叫余也行。
看不看在你,写不写在我。
厌恶被转载。

【双花】长夜将尽时

算账(下)(这不是最后👀)



水龙头左旋没有出水,右扭有点儿卡住了。张佳乐弯腰把脸凑过去,偏着头让背后窗户透进来的微光抚到水表面盘上,眯着眼看清楚了再把头偏回来伸手用力一拧。

“……呃啊!……咳!咳咳……”热水倾泻而下,迎头罩脸地淋了张佳乐一脑袋。流水迅速占领了他的眼口鼻,呛得他眼前一黑,嗵的一声滑倒下去。
 
 

“啪”,浴室的灯几乎是一瞬间就开了,随之而来的是孙哲平的咆哮,“张佳乐你要是想搞死自己不用这么复杂!”

没有灯罩,裸露...

【双花】长夜将尽时

(发生在这个标题的上一篇之前)
算账(上)

“孙哲平,我跟你说个事儿……”
“不行。”

————————
比起认为屋内暖气很足,倒不如说是天气尚未转凉,暖气片有一搭没一搭地哼哼出声,也不至于让一室一厅显出过分寒意。晚风微扬,捧起空气里浅浅尘霾,窗帘紧绑在两边,露出敞阔的窗口徒劳地攫取路灯的边角亮。往天的方向仰起脸,并看不清夜空有多厚,慢慢看进去到忘了几点。没有星星再跨越光年带来赘冗的光和热……毕竟连埃土都能这样轻易地绊住每一个陌生人的脚步。

听着水声回头模糊望一眼卫...

【张楚】敬我们的生活中都有的那些乏善可陈的琐事


齿轮火车一步步地上升,楚云秀一手扶稳相机,一手扒住没有玻璃的车窗往外瞄。膝盖与墙合作夹紧行李箱,她咬咬嘴唇,恨不能把风景尽收眼中。七八月的瑞士本来气候不佳,就这么几日明媚让她好不容易等到,可不得好好珍惜。
她被一棵形状奇怪但可爱的树苗吸引了眼球,又被火车轨道的巧妙设计默默地拉远。近景,中景,全景,大远景,再到看不见。

“Hi——!”楚云秀转过头来,车外前方十来米远的地方几位背包客正在徒步登山,她招出手去同他们问好,感受到了上面车厢的乘客莫名其妙的打量的视线,也许是在判断她到底是否认识那几位旅行者。
背包客们倒是回头露出友好的笑容,看清楚云秀的招手,很愉悦地驻足答话,“Guten Tag !...

【张楚】敬我们的生活中都有的那些乏善可陈的琐事




长大后才幡悟 ,原来话是很容易说完的。
高中时候的楚云秀,总是有很多话想说,很多主意想表达,那些珍藏在心里的文字像夜幕星河,时刻等待着观星者的意外一眼。
她确实不善言辞,连下笔作文的每一句都会斟酌。
苏沐橙老是揶揄,“秀秀没有学文科是因为写字慢!”楚云秀就回击她,“记性好才应该学理科呢。”然后俩姑娘就笑作一团, 仿佛分班时候的小心思就能这么给掩盖过去。

楚云秀忘不掉一个下午,但也记不清。
这个下午属于高二的寒假,和苏沐橙约着一起逛街。彼时已经文理分科两学期,打着“庆祝和秀秀/沐沐分手一年”的旗号,两个女孩儿达成共识,好不容易放假一定要约一次。
“你先说你想去哪儿?”屏保界面上浮现黑色的快捷方式...

【张楚】敬我们的生活中都有的那些乏善可陈的琐事

·从学生时期一路走来
·有私设,带周橙。角色属于虫爹,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标题吐槽这篇的叙事,啰里吧嗦啥都想讲,想哪儿写哪儿没有大纲,文风烂漫
·故事冗长,愿意看请耐心看

楚云秀进来常常夜不能寐。
虽说瑞典这个国家一年有那么大半的晚上是白夜,不过所谓时间也就是人们划定的刻度,用来把日出与日落划离生命。
有心思的人觉都少,睡不着的时候总是格外难挨。她瞪着眼睛看天黑下去又亮起来,失眠但犯困。

所幸楚云秀是搞摄影的,工作并不需要那么严谨的作息。所以她没必要和当地人一样凌晨数着天亮上班,她大有理由窝在家里放弃人生。
经常为了一个镜头等上一...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十言:

 真的是可以直接在原作者文章里修改……我之前还没想到这一层面


盐罐子:



2017年6月9日补充最新内容:


由于这篇文章发表后引起积极的讨论,很多人都向我询问了关于lofter知识共享协议的相关问题。


这里我要再次强调地说一下。



1. 每次我们用电脑端发文章时,左下角可以选择的那个就是【LOFTER知识共享协议】


如图:





2. 关于这六个协议,官方有明确说明,见:http://www.lofter....

【双花】长夜将尽时

–导演孙x摄影师乐,ooc
–就是乏善可陈的些小事儿
–也许会成为一个小系列,我想起来就会写写
–但是至于什么时候再写我也不知道
–产粮是为自己高兴
–谢谢你愿意看看我x

托诺帕的昼夜温差不小,酷暑的夜晚凉爽凭仍。街上不至于一片黑漆嘛漆,几柱偌大的路灯高悬,发出晃眼黄光抓挠着柏油马路与掉了皮的墙壁。店家们连霓虹灯都歇憩,天上倒是热闹极,今夜的星星给力得很依旧。

张佳乐站在阳台叼着根烟嘬嘴皮子,刚燃着的星头一上一下瞎蹦哒。烟卷一滞,星头忽然上爬一截儿,走过的地方焦黑粉化,灰白的烟上滑,碳黑的烟灰下掉。
烟慢慢散,他眯了眯眼,抬头瞄着天。繁星满天,看着看着眼神就不聚焦了,脑子里变空白的。

“凌晨2点的星...

【占tag抱歉】谁知道我在瞎瘠薄扯些什么玩意儿


——————————————
我认为楚云秀不会和舒氏姐妹花交朋友
而且,我并不觉得这个算是完完全全的私设,这个是我从原著里头理解抠出来的

先说分析
全职高手的主题是热血电竞,是追寻冠军,是抱着夺冠的信念去努力,去拼搏
可是姐妹花的出场时就说了她们不单单是走技术道路,从她们一出场就是,想要多方面的取得价值
很明显这不是全职的观念所推崇的——想更商业化的陶轩,最后结局是个例证
而陶轩一开始却也还是安心的经营战队的
可是姐妹花从一开始就不仅仅想着比赛

再说个人看法
这样的

【张楚】小童话(番外)

00.
张新杰发现了楚云秀的血仆。

01.
“云秀,这些人,还活着吗?”张新杰的神情严肃到可怕
“活 活着的吧…”楚云秀心虚
“仆从?奴隶?”张新杰步步紧逼,“你们一族当真邪气重极。”
“对不起…”楚云秀努力忍住委屈,没那个资格
张新杰叹声拂袖而去

02.
过了几天楚云秀才敢踅摸进张新杰的房间
“张先生,还在生气吗?”
张新杰没动静
“对不起…可是我没有咬过!是我出生之前就在城堡里的人们…。”
“我也不喜欢族人的这些习俗什么的,…”
“其实这是可以改变的,不是非要不可的。”
“…我出去了,打扰了。”

03.
在她退出去之前,张新杰快步走过去,局促一瞬,重重叹口气
“道歉什么,我怎么怨你啊。”
“没做过便好,我不生气。”...

©苏钦Searching | Powered by LOFTER